Voreingenommenheit

關於部落格
偏見比無知離真理更遠。
  • 33137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謊言迷宮》Labyrinth of Lies

 
 
  ……看過許多以納粹為題的電影,不管是從猶太人、女性、孩童、軍人、集權主義、反抗者和共犯體制的角度做切入,以為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讓我感到吃驚,結果在電影開演不到十分鐘記者指著男主角痛罵「一個德國檢察官對奧許維茲一無所知,真是恥辱!」,我整個人瞬間傻掉。

 
  握艸!被視為轉型正義的楷模,德國在終戰後歷經盟軍佔領去納粹化的1958年,年輕世代居然不知道奧許維茲(Auschwitz)?不知道有「死亡工廠」之稱的滅絕營?不知道奧許維茲的惡行和它在納粹罪刑所佔的重要性?而且這天真的認知還是出自於聯邦檢察官!!?
 
  看到這裡我下巴差點掉下來,這也太誇張了,但更誇張的是全民集體噤聲漠視、司法機關消極無作為和加害人毫無悔意,認為自己沒錯不過是盡忠職守做好份內工作(鄂蘭「平庸之惡」的最佳範例),重提過往是在製造仇恨對立、撕裂好不容易復原的傷口…
 
  這超級有共鳴的既視感不就是現在的台灣嗎(各種淚目)
 
  個性單純耿直到簡直蠢萌的年輕檢察官約翰純粹只是想知道真相為何,己方不提供資料只好直奔美方尋求協助,不意外的被酸和被扔進滿坑滿谷的納粹檔案庫,開始大海撈針地尋找他的起訴證據。
 
  很有趣的開頭,只是過程艱辛又心酸,誠如上述外在條件因素,約翰在起訴過程中碰到了各種來自體制內外的阻礙,但最為殘忍絕望的卻是他發現自己的父親、他的信仰與精神支柱是納粹,他所在的司法機關和整個社會都是共犯,且越是了解越是感到迷惘沒信心,他無法斷言換作是自己在那個時空背景下,是否有勇氣做出不違背道德良心的選擇。
 
  這些令人髮指的罪刑該如何定罪?正義要如何裁量?
  這場審判的意義是什麼?他還有資格去起訴那些罪犯嗎?
 
  信仰崩毀的約翰迷失在這座由謊言和沉默所構築的迷宮中。
 
  約翰所歷經的心態轉變是德國轉型正義的縮影,它不是一次到位,不是紐倫堡大審後就沒事了,老一輩想要擺脫那段黑歷史,視作必要之惡選擇無視,年輕世代不能理解卻也擺脫不了如原罪般的罪惡感,無力指責對方的糾結矛盾讓我想起看《為愛朗讀》時的揪心困惑(´;ω;`)
 
  《謊言迷宮》藉由戰後年輕世代的視角重審這段歷史並決心面對,電影中被稱為「法蘭克福大審」的審判是德國戰後的重要轉折點,除了是第一個由德國人對納粹發起的審判外(紐倫堡是由盟軍起訴),也訂下納粹時期罪刑不容掩蓋、無追溯時效的鐵律,替日後的轉型正義之路墊下基石。
 
  雖然劇情嚴肅虐心(我被西蒙和約翰虐哭好幾次QwQ),但戀愛情節意外治癒!
  
  單純和木頭沒兩樣的約翰和女主角的隱喻調情互動萌得我一臉血(身材也意外有料是猛男(*'×'*)),是少數看劇情片覺得CP美好可愛的作品☆
 
 
  非常好看又貼切符合台灣當前的狀況,約翰被嗆「不知道奧許維茲」的內心衝擊我完全理解,這一兩年才知道228不是課本強調的省籍衝突不是官逼民反,而是有系統計畫性的屠殺(然而那時台灣主權未定,在簽署《舊金山和約》前還是日本的領土),那種刻意扭曲真相被騙多年認賊作父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讓我有感到無法用言語形容(滄桑臉)
 
 
  雖然喊了很多年,但台灣的轉型正義仍在起步階段,期許我們也能早日走出迷宮,還給受害者公道(是賠償而非補償),讓所有人都能了解真相並永不再犯同樣的錯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